北京创业网
企业网站建设

爸爸妈妈也成了低头族,他们玩的可不止千亿级市场

 
 
  一个“可怕”的现象是,以前让我们放下手机早早睡觉的父母,现如今也被手机征服了。
 
  随着两位“马爸爸”这几年来在支付入口上的火拼,先是我们沦陷于抢红包的盛宴中,随之,我们的爸爸妈妈甚至爷爷奶奶也沉迷于抢红包不能自拔,这样的现象,在红包漫天飞舞的春节尤其扎眼。
 
  不过,春节红包只集中在年三十和大年初一那两天,而此外的时间内,让父母们变成低头族的罪魁祸首可是“另有其人”。
 
  春节回家,在跟爸爸妈妈相处的十多天里,我窥伺了他们与手机相处的日常,并小范围的向身边同事询问了占据他们父母手机和时间的APP,发现,移动互联网时代,父母一辈的娱乐喜好正与年轻一代的喜好趋于一致。当然,这种一致里,不包括广场舞,这是独属于“中国大妈们”的狂欢。
 
  当父母们低头玩手机的时候,他们在玩什么?
 
  爸爸妈妈也成了低头族,他们玩的可不止千亿级市场
 
 
  春节假期里,我在妈妈的手机里看到了“优酷”APP,我的第一反应是她用优酷刷剧,所以并没觉得有何特别。后来,我发现自己错了。她用优酷并不是为了看剧,而是为了看广场舞,而且,看的更多的是辐射我们整个县城的“周边人”跳的广场舞。
 
  后来,帮邻里上传她们存在手机上的广场舞视频,在发现她们都安装了优酷的同时,我也明白了她们为何选择优酷。让人人成为拍客,成为视频内容的生产者,是优酷视频的独家功能。妈妈和街坊阿姨们除了看认识的人跳广场舞的视频所带来的新鲜,更让她们兴奋的是,隔着屏幕,在视频中看到了跳广场舞的自己。
 
  我在妈妈的带领下,也看了不少广场舞视频,妈妈每次都会很开心地跟我讲视频中的人都是哪个镇哪个村的谁谁谁,她们跳的舞叫什么名字。而每逢几个阿姨围在一起看广场舞视频的时候,有时看她们自己,有时看她们认识的人,都是乐呵呵笑成一片,互相诉说或评论着什么,幸福得犹如抢到了大红包。
 
 
  “我爸妈在家能低头玩一天的游戏”,一个同事如是说道。麻将、消消乐、斗地主是她口中让爸妈沉迷的游戏。另一位同事也表达了自己的妈妈对棋牌类游戏的热爱。这跟我回家看到的景象很一致。
 
  假期期间,我爸在每天晚上九点多追完两集谍战剧后,都会关掉电视,开始拿起手机斗地主,如果中间没有别的事情打断,他能玩到晚上十一点多甚至十二点。我妈已经玩腻了斗地主,她现在玩的是一款叫“抄底”的纸牌游戏,类似四人组的扑克双Q打法。这是一款在线游戏,碰上不给力的对家,她也会急得跳脚。
 
  其实这类游戏,或者是在线上,或者是在线下,也是年轻人娱乐的一种方式。
 
 
  同事L过年回家给她妈妈安利了“Faceu”,意料之外的是,她妈妈对这款APP的喜欢甚至超过了她,“我妈特别喜欢,她觉得很好玩”。
 
  Faceu的特色在于,可以实时在人脸上叠加具有动态效果的贴图和道具,同时还提供美颜和滤镜的功能。说白了,其招人喜欢之处在于把图片中的人物变得很“萌”。
 
 
  以前,我们不时会看到那种费了九牛二虎之力通过逐步的图解教父母用手机的新闻。而现在,随着手机的普及,它于我们的父母而言,已不再是高高在上的高科技产品。父母们可以自己与手机建立“亲密”关系,并不断于其中探索新鲜好玩的东西。同时,他们对于新兴事物的接受速度也变得越来越快。
 
  似乎,手机在让父母们染上网瘾,变成低头族的同时,也在拉近他们与我们的距离。
 
  去年,广场舞APP创业项目大放异彩,有不少项目拿到了融资,这块被称之为万亿级的、诱人的“大妈”市场,让不少创业者蜂拥而至。其实,不光是广场舞,爸爸妈妈在不断融入移动互联网时代的过程中,他们的喜好,让他们沉迷的、停留的东西,又何尝不是一个“肥大的市场”。
 
  在创业大潮袭卷的这几年,我们看到有创业者去倡导高端的生活方式,去迎合年轻人的需求,却忘记了庞大的中老年市场。蛋糕在这儿,新的一年,新的创业者来切吧。

相关文档

上一篇:是什么让创业者逃离北京?
下一篇:去年北京23万毕业生,创业的只有700人

爸爸妈妈也成了低头族,他们玩的可不止千亿级市场用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