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创业网(www.09010.com)-北京创业,创业在北京!

北京创业网-北京创业,创业在北京

您现在的位置是:北京创业网首页 > 北京创业 > 北京市场 >

北京市场

在北京创业优势明显 任何idea都能被孵化

发布时间:2019-11-01北京市场
这里,有人见火爆,有人觉浮躁;有人说浮躁是发展中的润滑剂,有人则称这里实际已没戏。无论如何,北京,或许将不再是那个惟一。 文 | 吉颖新 20年前,中国互联网精英们创业似乎都只选一

这里,有人见火爆,有人觉浮躁;有人说浮躁是发展中的润滑剂,有人则称这里实际已“没戏”。无论如何,北京,或许将不再是那个惟一。

 

文 | 吉颖新

 

20年前,中国互联网精英们创业似乎都只选一个地方——北京。

 

1995年,西安人张朝阳从美国麻省理工毕业来到北京,先是在这里创建了爱特信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不久即正式推出搜狐网;“四通利方与华渊合并建立全球最大的华人网站——新浪网”,则在1998年被评为“十大IT新闻”之首;同时期鼎盛的三大门户之一的网易成立于1997年5月,而毕业于伦敦商学院的香港人张卜凡差不多就在那时成了丁磊手下的一名副总裁。

 

那是北京互联网创业的第一个黄金时代,张卜凡回味地说,时至今日,“北京的创业优势越来越弱”。他对记者举例说:“现在好的互联网公司都是在南方,像腾讯在深圳,阿里巴巴在杭州……”

 

但是,我们也听到了对这个城市的另一种“叫好声”。3W咖啡与拉勾网创始人、80后创业者许单单说,他相信北京仍旧是创业人群的首选之地。“因为这里是任何idea都能被实践和孵化的地方,它为创业者们提供了丰富而快速的资源选项。”而后,北京百分点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下称“百分点”)创始人苏萌、北京厚普聚益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厚普科技)董事长兼CEO龙全录都不约而同地告诉记者,北京是他们梦想起飞和刷新理想的神奇之地。

 

就像北京笼罩在不时的雾霾与间歇性蓝色苍穹下一样,不同的人、不同的视角揭示了同一座城市的不同侧面。有人见火爆,有人则觉浮躁;有人说浮躁是发展中的润滑剂,有人则称这里实际上已经“没戏”。你可以说,众多的不同恰构成了帝都北京的容量与生机。你也可以说,无论如何,北京,或许将不再是那个惟一。

 

“没辙”之选

 

张卜凡目前在国内有两家公司:一家是做互联网教育的WOWOSHARE,全称为广州喔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一家名为盛大文化传播(下称盛大文化)传媒公司,主要做“紧贴政府路向,结合当地特色开发的文化旅游产品和项目”。

 

创业邦在山西采访他时,其传媒公司恰在为著名导演王潮歌的情境作品《又见五台山》做营销推广。“我们之前还运作了王导‘又见’系列《又见平遥》的推广。”张卜凡说,“这类项目产品往往需要十分专业的策划。比如前期,先要分析这个城市或景点适合做成文化类、休闲类还是演艺类,方案制定后再与演出公司对接做出产品;后期再营销策划吸引游客过来。”他说,目前盛大文化主做“一前一后”两端。

 

盛大文化两年前在北京成立,目前公司有60多名员工,靠自有资金投入运作,现已实现赢利,并计划年底在上海开设分公司。“做传媒类行业公司在北京肯定要有个‘点’,因为这里的人才和资源有绝对优势。”他话锋一转,“有其它城市可以选的话,我相信很多创业者不会来北京。”

 

北京的高房租、高(人力)成本、上下班交通问题令人头疼,另外,在张卜凡看来,北京办事效率也非常低。“简单做个比较就是,在上海一天出门办事可以做4件,那到北京也就只能完成2件。”

 

他告诉记者:“比如这次我来五台山是从上海飞的。上海一位高新技术开发区的主任给我印象非常深刻。他通过微信方式找到我之后,跟我约了几次未成。这次他问我,可否约你航班起飞之前在虹桥机场见个面?”

 

“你很难想象,他不是一个私人机构,他是上海的政府官员,竟然会这么积极地做事,推进。”在他看来,这位上海官员展现出的积极服务态度在北京几乎不可能见到,因为“北京总给人一种帝都不愁没人来”的感觉。

 

而说到创业成本,他认为北京与上海两个城市的人力成本以及人才储备相差无几。“广州其实在办公室房租,人员成本,这些方面很不错。就是人才储备不够,当地市场不够大。”不过,“做互联网公司条件已完全具备。”

 

将传媒公司放在北京已是“没辙之选”,把WOWOSHARE 这家互联网教育公司设在广州当然更合乎情理。张卜凡说道:“真的,北京互联网创业最好的时期已经过去了,眼下在这个领域没什么优势。”尽管北京有各种大小会议、论坛活动等,吵吵嚷嚷的看似热闹非凡,但他认为“现在创业圈子里头,最热的东西都是在南方”。

 

就拿融资来说,北京也是“雷声大雨点小”。看上去就连CCTV都在不停拍播这类节目,但太多作秀成份,只是表面亮丽。“你甚至很难拿到超过500万元人民币的融资。”张卜凡告诉记者,他在北京乃至国内谈过几十个VC进行融资之后,就彻底放弃了在国内融资的打算。“这里很多是虚火而且不专业。”他转而让哈佛同学在美国对接VC,进展还不错。“那边专业性更强,而且他们考察不同领域的项目都有一套专业工具。”

 

作为一名回国创业的海归,张卜凡希望中国成为一个有序的公民社会,“一步步做出来”。他坦诚目前国内在公司注册资金方面有一定改进,但是,“北京的税务政策很成问题。这点不如上海”。而且在他看来,从互联网、移动互联网到文化产业等领域,北京尽管吹奏出了各种美妙的号角声,但没有真正落到实处。

 

“一个企业家创业,你是否有好的项目,切入的行业是否正确,有没有资金,有没有市场,真正操作起来要解决的场地、税务等问题怎么办,这些才是实际的东西。你要看这些能不能得到这个地方合理的支持。”他说。

 

在北京做“慢公司”

 

与张卜凡不同,苏萌将北京看作是梦想开始的城市。在他看来,在当前技术颠覆式创新大趋势下,对百分点这样的科技企业正是一个绝佳机会。

 

作为国内第一家专注于大数据与推荐引擎的互联网技术公司,百分点2009年在北京成立。当时国内基于大数据可持续发展的商业模式尚未出现,毕业于美国康奈尔大学的苏萌博士将他的想法告诉了他以前的同学,毕业于美国伊利诺伊大学电子及计算机工程专业的物理学硕士柏林森。两人一拍即合,决定在北京成立一家借助个性化技术挖掘潜在消费者需求的大数据技术公司。

 

百分点很快组建了一只160人的研发技术团队,其中博士12人,硕士35人,并与北京大学新媒体营销研究中心等数家研究机构建立了合作。“只有在北京这个城市才能满足这样的人才和学术需求。”苏萌告诉创业邦。

 

从A轮融资起,百分点的融资情况一直进展十分顺利。“投资人看重百分点的优质团队以及行业技术与研究能力。”2011年,百分点获IDG资本与名信资本720万美元A轮投资,2013年再获IDG资本等追投1000万美元的B轮投资。2014年7月,公司完成2500万美元C轮融资。“另外,这也说明北京的投资人对于整个互联网趋势有一种把握以及很极致的商业思维。”

 

人才集中、融资机会多、创业氛围浓,是苏萌眼中的创业城市——北京的优势所在。“百分点从未想过会撤离北京。”今年起,他们以集团化运营方式推进业务,为了支持公司未来发展,在沈阳、上海、南京、杭州等地开设了分公司,在成都、深圳设立了研发中心。而说到深圳的创业,他认为:“生活节奏快,那是年轻人的战场。”

 

事实上,百分点从一开始就定位于一家“慢”公司。“我们不靠关系,不急于盈利。我们只在乎产品,在乎客户,在乎技术。”藉此,百分点在竞争中厮杀出了一片天地。

 

在以“慢”作为公司运作的思路下,苏萌认为用“火爆”和“浮躁”两个词来描述北京不大准确:“像我们这种‘慢’的理念正在得到越来越多公司的认可,目前我们的合作伙伴超过了1000家;同时,‘慢’公司理念也让越来越多的人才加入到了我们团队。”

 

浮躁是大趋势中的润滑剂

 

在厚普科技龙全录眼中,北京的创业优势太明显了:人才、氛围、资本、品牌、媒体。“把这些优势加起来,没有任何一个地方能比得上。”他说,北京创业越来越火爆是一种必然趋势,而浮躁则是整个发展中的润滑剂。

 

厚普科技本是2011年在郑州创办,最初只做信息化软件业务,当时公司设在郑州市经济开发区通信园区。“当时作为科技创业公司,我们还有政策补贴。即便是上班远一点,公司配备班车后,员工生活并未受到影响,一切都能正常运转。”龙全录告诉创业邦。

 

两年下来,厚普科技从单纯做软件跨入了互联网领域,成为国内颇具规模的一家做互联网公益的公司。“我们首先遭遇的就是人才问题。不论是互联网还是公益领域的人才,在郑州招聘方面都受到了一定制约,很难招到合适的员工。”

 

将总部搬迁到北京的想法应运而生。帝都北京聚集了全国90%的公益组织,而这些公益组织正是厚普科技的重要客户,再综合考虑资本和媒体方面因素,2013年底,他们在北京成立了北京厚普聚益科技有限公司,并全资收购了郑州的公司。目前郑州方面负责研发和运维,北京总部负责市场和运营。

 

事实证明这次搬迁是一个正确的决定。“在北京,只要你愿意,每天都可参与到各种论坛和讲座中去,可以广泛地挑选对个人有帮助的资源,进入新的社交圈子,甚至可以拥有私人董事会。”龙全录有些兴奋。他说,就创业氛围、人才选择,以及创业环境的成熟度来说,北京都展现出了国内其他城市无可比拟的诱人景象。搬到北京不久,2014年初,厚普科技即获得了启赋资本的第一轮投资,目前公司的第二轮融资进展也很顺利。

 

“无论人脉还是资源,北京都可说是最优秀的。而且北京更包容。在这里你只要有想法、有理想,就可以找到志同道合的人;只要你项目优秀,你也一定能很快找到资金,建立起一个资源圈。”

 

不过,对于北京的高房租、高消费、交通不便和高人力成本,龙全录坦诚,这“对于初创公司来说是一个有点严峻的考验”。

 

任何一个idea都可以被孵化

 

3W咖啡馆所在的这条中关村创业大街,眼下正变得越来越热闹。这条街上除了三年前创立的3W咖啡,还有逐渐聚集的车库咖啡、36kr、天使汇,黄太吉、西少爷等也都在附近;而地处中关村西区的这条街不远处,还耸立着微软亚太研发中心、新浪、爱国者等IT大公司。每周在这条街都会有几场上百人级别的活动,不是在街尾的车库,就在街头的3W咖啡。

 

“这种热度和频率是别的城市没有的。”许单单告诉创业邦,“我们位于深圳科技园区的3W咖啡,活动量在最高峰期也不如北京的1/3。”所以,氛围还是北京的好。

 

“因为这里的人更愿意分享和交流,不同行业的人轻易就能打成一片,可以让信息很快流通。”许单单说。北京拥有的人才基数比任何一个城市都要多,这里很容易找到有竞争力的人,正因如此,“北京也是一个愿意尝鲜的、有极大包容度的市场”。对于互联网创业而言,北京资源、配置都较全备,生态也成熟,所以在许单单看来,北京应该是一个创业者的首选之地。

 

事实上,从3W咖啡馆到3W集团,你几乎可以透视到一个迷你版的中国互联网生态圈是如何演变、迭代和成熟的。“包括拉勾网在内,这些年我们衍伸出来的子公司其实都是顺应了行业需求。正是因为在北京,有这些资源、机遇,才让这些事情可以如此水到渠成地实现。”

 

拉勾网是2013年10月上线的。作为一个招聘领域的新兴模式,拉勾网在至今还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就已经融了B轮。说起如何从做咖啡馆转向互联网创业,许单单坦诚“做咖啡和做互联网还真不是一回事”。尽管3W有一个豪华的投资人阵容,包括乐蜂网创始人、知名主持人李静,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创始及执行合伙人沈南鹏,新东方联合创始人,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等等,但为了使公司实现收支持平,他们在运营一段时间后决定高薪聘请食品咖啡行业经验丰富的职业经理人来进行日常管理。这之后,许单单将自己从咖啡馆的具体工作中释放出来,专注地考虑如何结合自己的互联网背景资源做点事情。很快他就与团队核心成员想到将3W旗下的社交网站变身为一家垂直的互联网招聘网站——拉勾网。

 

目前3W集团化的生态链也浮出了水面——咖啡馆、传媒公司、拉勾招聘网和孵化器NextBig,而且每个部分都实行独立核算。

 

“在北京创业公司里面待一个月,就好比在外面待了三个月。这个圈子的更替和变化日新月异,我认为这和这个城市渐趋成熟的互联网生态有很大的关系。”他说,北京这个城市虽然拥挤,空气也不好,似乎生活内容也不是特别丰富,尤其是在圈子里,大家每天谈论的也都是创业、融资这些等等,“但正是这个蓬勃、自我更新力强的生态,给创业者提供了一个非常丰富而快速的资源选项”。